新葡京平台登录

人文学院
学院概况

读书与生活——听鲍十先生《无边的传统—我们的文学资源》文化讲座有感

来源: | 记者:胡咏清 | 编辑: | 摄影: | 发布日期:2018-11-04 15:10 | 

 

111日是个美好的日子,不只因为它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。在微风细雨的清凉暮夜里,我们迎来了著名作家鲍十先生。老先生衣着朴素,待人和善,他给我们准备了一场文化盛宴。

先生在讲座开始之时讲道:“在这个经济时代谈论文化是一件奢侈的事情。”非常真实简单的一句话,却值得我们反思。在我泱泱文化大国,谈论文化竟成了奢侈。放眼当下,许多所谓作家,“创作”不过为迎合市场需求,追求经济利益。快餐文化、泡沫文化尽力博取大众眼球,过度消费使文化成了一种娱乐。

DSC_0046_副本.jpg

在这个浮躁的环境中,读书的慢节奏似乎与快速的生活潮流格格不入,殊不知,阅读里的生活,才是生活最本质的模样。鲍十先生说:“文学本来就不是清高的东西,它是充满烟火气的、充满汗味儿的,它离不开吃喝拉撒。”一个好的作家是热爱生活的,一部好的作品里面全是生活的痕迹。最简单的,最能引起共鸣。书中写到的场景能把读者瞬间拉到回忆里,那这个作品无疑是成功的。冒着热气的豆浆油条,外婆用瓦罐煮的盐水花生,妈妈炒的绿油油的青菜,清晨拥挤嘈杂的菜市场,还有街上乱跑的小孩,都是我们打滚过的生活。

7_副本.jpg

我们为什么要读书?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,阅读使我们回归,而生活本身就已足够让人热泪盈眶。读书对于视野的扩展是无可取代的。所有受限于现实而无法跋山涉水抵达的地方,读书可以替代你的双足,万水千山走遍。我们可以窥探历代皇朝的盛衰,探讨中外文化的精彩。我们都生在一个平庸的时代,不读书的人是没有灵魂的。

尽管处于精神空虚的尴尬时期,总也还会有人追求真正的文学。他们热爱文学,并致力于文学资源的传播与共享。哪怕娱乐文学给真正的文学发展带来一定的冲击,但相信在真正的文学爱好者的坚守和努力下,文学亦能焕发勃勃生机。

8_副本.jpg

“我读过很多书,但后来大部分都被我忘记了,那阅读的意义是什么?”

“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吃过很多食物,但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吃过什么了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我的骨头和血肉。”

我们所有读过的书,都藏在了我们的灵魂里。

11_副本.jpg

当作家先生被岁月染白的头发、微驼的后背,与他身后荧屏上英姿飒爽的年轻时的照片出现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不禁感叹岁月无情,正如他自己所言:“在时间面前,我们都是渺小的。”生命的长度是有限的,宽度却是无限的。读书,大概是这个世界上门槛最低的提升自我的方法,不需要刻意追求,在阅读的过程中,自然心灵便得到洗涤,人格得以升华。

鲍十先生给我们介绍了许多他喜爱与崇敬的作家,其中就包括“抒情的人道主义者”汪曾祺先生。“如果这个时代是一条大马路,其他人都是马路上跑着的汽车,那么汪先生,一定是旁边人行道上一个散步的人。”用最没有门槛的语言,坚持自己的原则,写最熟悉的生活。这就是汪曾祺。汪先生并不属于高产作家,所涉及的写作范围也并不会非常宽广,在自己热爱并熟悉的地方挖深井,这是他的特色,也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。“我对一切伟大的东西总是有点格格不入”、“更进一步安于微小,安于平常”,恰恰是微小与平常,最能触动人心。他的作品是融入了他本身的,入笔平淡,却蕴藏着他的博学与性情。十分惭愧的是,至今并没有刻意去读汪先生的作品。只是偶有读到,心中却也欢喜。在他平淡幽默的语言中可以感到,汪先生是一个对生活用心的纯粹文人,而他向我们传递的是,原来生活这么有趣!

1-5_副本.jpg

当我们的阅读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我们对于写作便跃跃欲试。但该从何下手?光靠书中的来的经验明显是不够的,素材源于生活。就像福克纳在描写逃避而又被抓回去的殉葬者时,因过度恐惧竟连喝水的简单吞咽都无法完成,鲍十先生认为福克纳是亲见过这个场景的,才能够描写得如此真实,入木三分。“我们要放下身段,做在法律范围内所有你可以做的事情。”历练的不止肉体,还有灵魂。当我们的身体无法再承受我们在参与某件事时所产生的情感时,它就会溢出来,流于笔下。“写好作品,必发乎其心,要等到有非常深的感触,等到不写不行的时候再写,才能让作品更好地呈现。”五十年前因为有了马尔克斯“不行,我一定要把它写出来”的“憋不住”,才有了被誉为“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”《百年孤独》。

作家先生与我们分享了他曾参与的一个讨论“狄更斯逝世200年后,在英国以外的地方,为什么人们还在纪念他?因为他笔下的作品反映了当时时代的样貌。索尔仁尼琴、马尔克斯、福克纳…或许换上每一个真正为文学生存的作家的名字,这个说法都可以成立。有些人,他们活着就是为了陈述,正因为他们,我们才得以在千百年以后穿越时空去领略不同的风采,感受不同的人生。

17_副本.jpg

整一个讲座听下来,感慨万千。随着作家先生的不同讲述,因文学生存现状而担忧、反思,因汪曾祺先生的轶事而发笑,也因福克纳笔下殉葬者而震惊。自感十分幸运能出席这次活动,作家先生的分享的确使人受益匪浅。

在内心万千情感的驱使下,我还做了一件从前以为十分俗气的事情,那便是找先生要签名。本顾虑着先生刚生过大病且站了两个小时,是不接受任何请求的,但先生十分痛快地给我题了字。十分意外,但更多的是欢喜。那种快乐,就像是小朋友得了一粒水果糖。当热爱到一定程度之时,自然毫不在意是否“俗气”了。

读书使我们深切感受着我们还活着,并以体恤式的温柔,消解自身的苦难。

  上一篇:著名作家鲍十老师莅临华农珠江学院讲座
  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

新葡京平台注册新葡京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