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高兴,我也高兴

都市快报 2017-10-12 11:27:28
  昨天上午,毛先生打进85100000热线:昨晚我路过市三医院,看到三院对面小公园有很多人唱卡拉OK。一位大姐告诉我,卡拉OK设备是边上金隆花园的金占鳌花了一万多块钱买的,只要天晴,他就到这里来摆摊,免费让大家唱,已经一年多了。来唱卡拉OK的有居民、住院的病人、过路行人,也有三院的医务人员。   昨天下午,记者在佑圣观路金隆花园小区见到了金占鳌,他正忙着给小营街道合唱队配乐。   下午3点,金隆花园金梅轩顶楼会议室座无虚席,40多个大姐(有个别大伯)人手一本唱本,跃跃欲试。   “还有谁!”一位红衣大姐吆喝队员入场,她说,街道要组织一个合唱比赛,排练很紧张呢。   63岁的金占鳌在角落拨弄了一会手机,调好音响,开始播放歌曲《盟》。   金占鳌身高一米八有余,金手表、黑皮鞋,魁梧有风度。早年参过军,后在杭州食品厂上班,退休后任金钱巷社区退休党支部第七支部书记。   这次排练用的音响也是金占鳌买的,他就住在小区里,拿拿过来也方便。不过这套音响并不是他出摊唱卡拉OK的那套,他说傍晚的那套音响更好。    你走了以后   迷雾遮住月牙   信守一个梦想   我走过夜的长路追随你到天涯……   听得出来,大家对《盟》的唱法已经很熟练了,指导老师老杨听后只说了一个字:过!接着练习下一首《喜马拉雅的雪》:   那是最后的爱如愿的表达   那是温柔的我唱起的歌谣   我的喜喜马拉雅我的雪雪莲花   《喜马拉雅的雪》是男歌手唱的,音调很高,女队员们说唱不上去,老杨就说降八度唱吧。一遍唱下来,老杨敲桌子请大家千万注意:“……前面是啦啦咪,后面是啦啦发……喜马拉雅要注意发音!”   又一遍唱下来,老杨桌子敲得更重了,“千万不要断气,我的喜yiyiyi——中间不要断;我的雪eeee不要断好吧……再唱两遍!”听了一会,老杨又狠拍桌子,“又断了!”   在场40多个合唱队员,来自小营街道各个社区,都在60岁左右,大姐居多,个个脸上严肃。   尽管歌声鼎沸,会议室角落,一个2岁多的小姑娘睡得正香,小手垂着,头上冒着热气。小姑娘的奶奶张阿姨笑道,“没办法,以前我来唱歌都是她爷爷带的,最近她爷爷去澳门看他老妈了,他老妈97岁了!”   问其他大姐,你们都不用回家做饭吗?大姐们的回答很统一:我们出来,当然让老头子做饭咯!   金占鳌呢,不用带孙子?他憨笑一声,“我有一个女儿,还没生小孩。”   下午5点,合唱队的训练一结束,金占鳌就来到市三医院两楼之间的小公园。   他是骑电瓶车把设备带过来的,骑得很慢,身后跟着几个大伯大妈。老金把设备打开,摆放在电瓶车上。昨天有点毛毛雨,“舞台”就摆在了两楼之间有透明棚顶的过道上。过道旁有一堵大白墙,可投射影像。   一个矮个子大妈首先亮嗓《长相依》:“你说我俩长相依,为何要把我抛弃……”也许这首歌作为开场稍有些伤感,现场的人愣了愣,没有多大反响,另一个高个子大姐马上跟上《天上的西藏》,虽然唱破了音,但相当嘹亮,鼓掌的人不少,而后金占鳌也献唱了一首情歌《军中绿花》。   歌声惊动了保安,戴着红箍箍过来了,让大家不要在这里唱歌,说太吵太吵了。金占鳌和一队老歌友围着年轻保安友好地协商,保安关照了几句,走了。   “到了晚上,医院病人和医生护士也会过来唱歌。”金占鳌话音刚落,市三医院眼科主任杨灵萍刚好下班路过,说“老金你又来了”,随手拿起话筒,张嘴就来《青藏高原》!   “舞台”沸腾了,叫好声不绝。两位路人受了感染,轮番唱了一首情歌。   金占鳌的设备齐全,除了一套音响,还有点歌机、投影仪。这套东西置办下来花了一万多块钱。   点歌机是老金的骄傲,“里面有7万支歌,三个T的内存!”   他指指音响,“我以前在凤起路桥下唱歌,后来自己搞了这套音响,在这里(市三医院小公园)一年多了。我这个不是吹牛皮,我拿到城东公园,绝对秒杀(所有的音响)!”   “电就是电瓶车的电,都是新换的。前几天,唱到一半电瓶没电了,他们每个人给我一百块,让换了个新电瓶,我说不要不要,最后要了,花了500块换了电瓶。”   55岁的安徽人老李,在市三医院做保洁,还在天工艺苑的张生记兼了职,昨天去张生记上班路过金占鳌的卡拉OK,停步,点了一首蒋大为的《牡丹之歌》,一气呵成。   傍晚6点半,路灯亮了,金占鳌收摊,麻利地卷着电线,那块金手表一闪一闪的。“他们高兴,我也高兴。”他低着脑袋说。   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
下载
本文转自:long988尊龙娱乐 66wz.com
N 编辑:温网编辑责任编辑: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
拜尔口腔医院
  1. 1
  2. 2
  3. 3
  4. 4

long988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